乔海有木

高举不熟大旗!我们是真的不熟!Hacken!喜欢的东西很多,非常非常多,所以很杂。也很懒需要催着才会继续写

今天真的是超级幸运的一天有了太太的签名还跟太太握了手,微博上也被太太翻牌了!!!

故人.二(亮瑜)ooc

写得很短,也挺久没写了,不知道能不能接上。
九九八十一漫画,可能有点占tag抱歉

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

“阿切!”

诸葛亮在这天之内不知道是被多少人念叨,导致刘备以为自家的军师是不是感冒了,还悄悄让关羽去药店买感冒药,从储物室里拿出冬天的棉被放着军师的房间里。

“可不能生病了!”

跟张飞讲了这件事,这是她认为除了军师最有办法的人,张飞摆了摆手让她别担心了。诸葛亮觉得自己被什么盯上了掐指一算脑海里最先浮现的那个人,勾唇浅笑暗暗想到是时候动身了,主公似乎在着急什么把院子里弄得鸡飞狗跳的。

“没……没事吧,感冒了就要好好休息”,刘备突然出现在诸葛亮面前,手里拿着刚刚买回来的感冒药塞给他,现在刘备认为自己像个管家婆一样,在诸葛亮眼里主公今天格外的可爱啊。

“没感冒,只是有个故人在想我”

刘备看着眼前的军师觉得他现在像个狐狸一样,上次见他这样还是他算计别人时,这次不知道是谁又要遭殃了。

另一边冷漠百般无聊反复刷新手机的界面,跟周围热闹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,兄弟已经算是抱得美人归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两人磨磨唧唧的两情相悦谁都看出来了,就那两人迟迟不开口,加上某位妹控的哥哥,兄弟保重吧。

电视上播着大明星的采访,熟悉的面孔只是性格截然不同,还是生活中的她更加真实吧。那家伙怎么样了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柔软的沙发使人很快陷进去稍稍往后靠,炽热的呼吸在耳边瞬间滚烫起来,回头望正撞入了他的眉眼,见他带着笑意出现在身边,冷漠吓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平复心情疑惑着

“诸葛亮!你怎么在这?”

他扬了扬手里的邀请函,脸上的笑容愈加奸诈就差脑袋上加对狐狸耳朵了,“别紧张,来坐下来聊聊”

犹犹豫豫还是坐下了只是距离有点远,诸葛亮眉头一皱只是瞬间,脸上又出现狐狸的笑容,尾巴还在那摇着。

“坐近点,我告诉你最近有什么事,关于你那位小霸王的”

冷漠有点半信半疑鉴于之前的事情,干还是相信,坐过去将耳朵凑过去,诸葛亮靠近压着声音用着低沉的嗓音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,突然一口含住那已经变成粉红色的耳朵,冷漠愣住等过了一会被敏感刺激才迟迟推开靠在肩膀的那个人,捂住自己的耳朵像良家妇女被调戏一般,指着眼前的肇事者

“你干什么!!”

一个决定开始写文的人

我是不是很久没写文了

突然出现存个梗,还是关于亮瑜的

见过最美的风景就是你那日的火烧赤壁

放心会写的至少会在今年写完(*/ω\*)

短篇(不熟)祝goro酱生日快乐🎉

清风拂过樱花树,花瓣随之落下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小时候嗅到的樱花味,瞧望着熟悉的街道,站在以前屋子窗户的楼下,看着那扇窗想起了某人在节目一直提到的事。

“这距离,是怎么扔准的?”

说着,从脚边碎石随手捻起一颗,在手里掂量了一下,瞄准以前的窗户不算用尽全力吧,嗖的一声扔在了窗户一旁的墙壁上

“牙白,果然那家伙是练棒球的”

下意识地将飘落在眼前的刘海撩向耳后,轻轻抖了抖保证自己发型没被破坏。仰着头望着空着飘扬的樱花,这大概也是美景了,准备收回视线一不小心瞥见那家伙之前屋子窗边,那家伙正站在窗边。

可能是眼神太热情了,四眼相对,对面的人脸微红转移视线,手指轻轻将风吹下来的刘海撩耳后,突然想起那家伙的招牌动作,故意吹了吹前面的刘海,看着他不由地笑起来了,他先愣了一下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按出熟悉的号码,放在耳边抬头看着窗边的人,双眼微眯想看看他接下来的动作,手机传来嘟嘟的拨号声。

应该是对面的电话铃响起了他才明白匆忙走进屋子里,电话接通

“中居桑,不请我上去坐坐?”

“你!……怎么回来了”

沉默片刻,抬起头对着窗台的人轻轻一笑

“因为有点想你了”

电话那头没有说话,倒是有点心灵相通互相谁都不先开口,静静等待着他的回应。看着黄昏,夜幕快要降临,细长的手指快速托起快要滑下来的眼镜。
……
“为什么说这种话,不像你”

电话对面的声音意外的带着害羞的感觉,脑海里浮现出一只黑猫害羞的场景,笑了出来,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,双眼中的温柔似乎可以将人融化点,就这样看着他

“你这家伙在笑什么,有这么好笑吗,要不是你说出这么奇怪的……”

“因为我喜欢你啊,你真是迟钝啊”

手指在空中对着他比划出心形,微微一笑挥手。躲在窗帘背后的中居桑真可爱,这时候脸大概会很红吧,明明这么大个人还这么害羞,实在是太可爱了。

挂断电话,双手叉回衣袋里,甩了甩头让头发回到原位,再次望向窗户里,人还躲着啊。打了个哈欠将视线移天上的夕阳,向着家的方向走着,小声地像是对着自己说的一样

“祝我生日快乐吧,中居桑”




「接下来是来自作者的自言自语(ノ°ο°)ノ:

首先祝goro酱生日快乐!!🎉🎉🎉
虽然现在smap“不在”了,但是我觉得只有他们在不论如何都是smap,不管身在何处。

另外我真的很懒,字数太少了心累,最近真的发生了不少事!能过去就过去了!谢谢关注我的人

迟来的万圣节。上课摸鱼,写不出来文只能画画了。

希望你在光明中.一(周关)


夜深了时间好像来不及了,黑暗在吞噬着光明,当身边的光要消失时冷汗直流,关宏峰咽了咽口水,恐惧感由心而生双脚无法移动,晃晃悠悠随时都晕倒的样子。

叼着烟在街上散步的周巡,口中还哼着歌想着关队是不是现在回家,提着啤酒轻哼小曲向关宏峰家的方向走去。

路灯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,站在灯下的关宏峰这样想的,周围一切让他无所适从,摸出手机准备给弟弟关宏宇发条信息来接他。

手指敲打屏幕键盘听见有熟悉的声音出现,抬头微微眉间一皱,努力在黑暗中辨识半天,才看见那模糊的身影正朝着自己走来。

“哟,关队!这么晚了怎么在这,不回家”

关宏峰点了点头视线转移到脚下的光,被他的影子挡住了“回家?你这方向不对”

“去你家,走走”说着拉关宏峰的胳膊示意走,见他丝毫不动又说了一句
“怎么关队不欢迎我?”

关宏峰摆了摆手“走吧”转眼看着四周的黑暗,放在口袋里的手微微颤抖

“你有手电吗”几乎能感受到自己口中发出的声音是颤抖的,脸上还是故作镇定

看着周巡在包里摸索,终于拿出小手电,看着挺小的手电亮度却很大

“关队,现在还能看见要啥手电啊”

说完,将手电递到关宏峰手中,提着啤酒走在关宏峰身边。

看是看的见,可是有些还是得用光才能看个清楚。关宏峰这样想着,并没有回答周巡的问题,说实在他现在走路还是有点发抖出于内心的恐惧。

周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感觉到关队有点不同了,每天都准时准点的下班,全支队不用看表,现在看见关队走了都知道几点了,移动的时钟。

在周巡心里关队好像就是光明之子,他的出现就是在阳光下,很少看他笑周巡知道他笑一定会很好看堪比阳光。

自己发自内心想要多吸食这样的阳光,不想放手,想禁锢在自己身边,好像这种想法还要慢慢策划才能实现。

不知不觉终于走到了楼下,是终于,关宏峰感觉到一路上都是煎熬,身边的周巡一路上都是不知道在说什么,现在感觉到自己汗流浃背,只想早点进屋洗个澡。

大堂的灯光是很明亮的,这样才能安心,连着电梯里楼道的灯都是明亮,这就是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这里住下来的原因。

扭开锁推开门,里面一片漆黑,扭头看着身后的周巡,大脑迅速运转,

“你帮我开下灯,我找一找鞋”

周巡没有怀疑什么走向前去,打开开关,屋子里的灯全部亮起,关宏峰这才刚走进屋子里,把门关好,随手从拿出一双拖鞋放在周巡脚边


-
强行分篇,懒癌上身